衣领被张皓手下揪着推到张皓面前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表于:2020-06-04 02:23  点击:
列车顶的夹层里空气实在是不好,正在匍匐前进的蒋宏已经闷的满头大汗,再往前一截车厢就有个通风口可以进入通道。蒋宏手心捏了把汗,在确认了没有匪徒之后,轻声跳进车内。他
列车顶的夹层里空气实在是不好,正在匍匐前进的蒋宏已经闷的满头大汗,再往前一截车厢就有个通风口可以进入通道。蒋宏手心捏了把汗,在确认了没有匪徒之后,轻声跳进车内。他禀住呼吸,悄悄往人质那边走去,刚走几米,就传来几声脚步,无暇多想,迅速退回通风口通道处,暖流运上脚底,猛的一跃,双手勾住又藏在了上面。从上往下望去,正是之前被张皓抽了一嘴巴的男人,他手里拿着两包泡好的方便面往驾驶室方向走去。两包面?蒋宏脑袋一转,看来驾驶室里除了被挟持驾驶的列车司机之外,恐怕还有一个监视的匪徒。当下庆幸自己没有立刻冲动射杀下面的匪徒,不然很可能会腹背受敌。那男人端着两碗面,嘴巴上红肿着一块五指印,神情略微有些颓丧。突然,背后有人敲了敲他的肩膀,正要转头去看,脑门又被人重重一击,顿时失去知觉。蒋宏伸手试探了下他的鼻息,也没感觉出来什么,耸耸肩,心想,轻轻一掌而已,应该不会死吧?手上又多了一把刚缴来的银色手枪,蒋宏将它塞进腰间,小跑着走近驾驶室。敲了敲驾驶室的门,蒋宏迅速闪到门侧,待门被打开后,手上的mp5立马塞进门缝,肩膀用力撞了进去。只是力量用的太大,整个人一个收势不住也滚了进去。蒋宏暗叫不好,匆忙爬起来。刚刚开门的那个匪徒被突然的撞击后,也正在在努力爬起来,一只手捂着脸上被门边突然撞击后四溢的鲜血,另一只手利索的掏出手枪,正欲射向蒋宏。蒋宏见这男人面上受伤还这么强悍,不禁有点慌乱,咬着牙齿双脚用力跳了过去,右手紧紧握拳,手臂上的肌肉高高鼓起,猛地挥出。“砰!”突然传来的枪声惊的张皓猛然站起,两名手下急忙冲向驾驶室。一直竖着耳朵焦急等候心中大英雄发威的查扬听到这声枪响,心中一喜,大英雄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快点拿着枪一路杀过来……正在胡思乱想的查扬突然看到张皓目光冷冷的扫向自己,浑身不由的一震,忙低下头。衣领被张皓手下揪着推到张皓面前,张皓托起她的下巴,冷声道:“那对姐弟是什么人?”查扬扭过头镇静的平视着张皓,轻轻摇头说:“我不知道。”“我不想同样的话多说一遍……”张皓正托在她下巴上的手蓦地抽了查扬一嘴巴,查扬那圆脸上白脂般光滑的皮肤立刻渗出点点红润,嘴角悄然滑下一滴红的醉人的鲜血。查扬抿着嘴,胸部起伏着,倔强地说:“我不知道!”那一巴掌打的她眼冒金花,心里实在是害怕张皓已经举起的手枪。张皓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手枪指着查扬的眉心,突然往查扬耳侧轻移,“砰!”子弹呼哨着射了过去,一个正蹲在不远处的人质来不急闷哼就已经胸口中枪躺在地上,身体随着汩出来的鲜血抽搐着。身旁的乘客尖叫着慌乱的缩到一起。子弹带过去的疾风刺的查扬耳朵一烫,花容失色下浑身已经是香汗淋淋。“啧啧!小丫头嘴可真硬啊!”张皓露出颇为遗憾的神情,手枪又指着另外一个人质。查扬忍不住了,一把推开手枪,叫着:“他是蒋宏!他是江城的大英雄蒋宏!他们不是姐弟!”此时蒋宏正心虚的看着已经被自己一脚踹晕的匪徒,刚刚情急之下,自己飞身跃起,不想跳的太高,脑袋直接撞上车顶,脚后跟刚好踹中那匪徒的面部,那人眼前一黑就这么晕了过去。匪徒手枪射出去的子弹也因为自己跳的过高,擦着裆部射了出去。一旁面上十分吃惊的列车长不敢置信的望着蒋宏,嘴上嘟了半天也没敢说话。蒋宏抓了抓脑袋憨笑着说:“差一点就断子绝孙了,呵呵,你继续开车。”看到列车长还在发抖,蒋宏补充道:“不要害怕,我是代表正义的。”蒋宏刚准备绑住躺在地上的匪徒,这时急促的跑步声又朝这边传来,蒋宏马上关上驾驶室的门,扣上保险。心中焦急起来,也不知道骆冰等急了没有,要不是这混蛋突然开枪……“砰!”枪响过后,门的保险上被打出一窟窿。糟糕!蒋宏握紧手中mp5的枪柄,瞪大眼睛紧盯着门。一脚大踹,门应声被踹开,黑亮亮的枪头伸了进来,蒋宏也不知从哪来的勇气一把握住那枪头拼命往回猛然一拽。握枪的匪徒显然被突然的力量弄了个措手不及,趔赳着被拽了进来。蒋宏故技重施,使劲一掌砸在那匪徒脑后,闷哼一声,匪徒已经软倒在地上。刚刚杂乱的脚步声明显不止只有一个匪徒,蒋宏掩在后门,满脸大汗。果然,在那匪徒倒地后,“砰砰砰……”连续响起了枪声,半掩的门被打的木屑飞溅,弹孔中泄出点点光芒。列车长早已浑身颤抖的缩在地上, 真人网上捕鱼赌博游戏平台蒋宏见他安然无恙放心的抹了把遮住眼睛的汗水。又无可奈何的望着手上的mp5, ag捕鱼游戏官网心里破口大骂起来, ag捕鱼游戏网站奶奶的!老子不会用枪!不然现在杀他个回马枪!门外的匪徒警惕的对峙着, AG在线真人博彩游戏平台看到同伙被一只手掌砍趴下,心中已经非常慌张,只是抱着枪,不敢冒贸然闯进来。“妈的,你给我滚出来!”门外的匪徒,瞪大眼珠子,又乱扫了几枪,见驾驶室里没有动静,急的破口大骂。蒋宏汗流浃背仰面靠在墙上,脑子一片空白,已经全然没了对策,握在手中的mp5任他如何帮动发射扣都射不出子弹,恍眼间墙上已经被印湿一大片。连续的几声枪响已经让张皓眉头舒展开来,他十分热情的亲自用绳子绑住查扬的双手,嘴里叹气道:“你猜是你的大英雄活下来了,还是我的大坏蛋活下来了?”其实张皓并不十分确认自己的手下已经成功干掉了蒋宏,他想到了新的对策,有这个女孩子在手上,相信蒋宏不敢造次。他脑子闪过之前手下拿枪指着蒋宏时,只有查扬还蹲在蒋宏身边,他甚至怀疑查扬很可能是蒋宏的女朋友。而此刻正在驾驶室外破口大骂的匪徒,等的有些不耐烦了,他恶狠狠的说:“你再不出来,老子就丢手雷了!”他只是想吓吓蒋宏,这时候扔手雷列车很可能脱轨无法正常行驶,那就破坏了张皓的全盘计划。他话音刚落,脑袋后面突然一凉被硬物顶住,他刚想转身,耳边“砰”地一响,却已经失去了知觉,身体软软的倒进驾驶室。随着刚赶那声枪响,门外的匪徒已经倒下,蒋宏惊愕的望着脚下趴在地上的匪徒,后脑袋上一个血洞,血液夹着白色脑浆瞬间已经淌的满地都是。他急忙追出门外,隐隐看见骆冰的身影灵巧的跃上远处的通风口。蒋宏呆了一下,转回返回驾驶室,扶起列车长说:“最近的火车站还有多久能到?”列车长惊魂未定,看见是蒋宏,这才喘气坐回驾驶位上,想了下说:“还有半个小时左右!”蒋宏点点头说:“先报警,列车在半个小时后停!”说完就转身离开。列车长连忙喊道:“不过只能停十分钟,不然恐怕会出事故!”看到蒋宏头也不回的应了声,便放心下来。张皓扫了一眼查扬,表情起伏不定,两个手下这么长时间没有回来,看来又被蒋宏干掉了,企业动态他捏着拳头,狠狠一拳砸在墙上。终于还是沉不住气对手下挥手道:“黑子、大头,出去看看!”黑子和大头两个匪徒应声就朝门外走去,张皓犹豫了下又道:“等等!这个人不太好对付,阿奇你也一起去。”三个匪徒离开后,所有乘客顿时感觉压力大减,现在车厢里连张皓一共只有七个匪徒。查扬虽然被绑着双手,脑袋上也被一个匪徒拿枪指着,但心里还是非常兴奋,大英雄就是大英雄,如果刚出去的三人也被他消灭的话,那蒋宏等于连续消灭了一半匪徒了。蒋宏听到又传来的脚步声,绷紧的神经立刻做出反应,转身闪进洗手间,没几秒钟俩个匪徒就从洗手间经过直奔驾驶室。好机会,蒋宏暗叫一声,冲了出去,正准备挥掌打晕俩人。就在出门的一刹那间,眼角的余光立刻发现后面还有一个匪徒,当下惊的一身冷汗,无奈冲出来的身体来不及缩回洗手间,只得闷叫一声蹲在地上。最后出来的匪徒阿奇猛地发觉蒋宏出现在眼前,也是一惊,举起ak47就是一阵狂扫,黑子和大头觉察到不对劲时还没来得及回头,就被阿奇唰唰射过来的子弹扫的直接见了阎王。三十发子弹扫光之后,阿奇看见两个同伙已经被自己射杀在血泊之中,懊悔的急忙又掏出弹夹,快速的上着子弹。蒋宏大气不喘的待脑上飞驰的子弹射光之后,连忙站起来,冲到阿奇面前,伸手猛地夺过ak47摔在地上,紧接着紧握的拳头死了命的击向阿奇的面部。几拳过后,阿奇已经是满脸鲜血,由于蒋宏的暖流无法集中到拳头,那几拳纯粹都是蛮力。对方不愧是悍匪,被蒋宏重拳打后,依然未倒,两臂使劲的抱住蒋宏,两人一齐滚到地上。倒地后,阿奇大喊着:“我抓住那小子啦!快来……”下面的话还没喊出口,突然眼前一白。被对方抱住之后,又见阿奇狂喊救兵,蒋宏愤怒的将暖流集中到头部,硬着头皮拼了命的撞向阿奇,不然匪徒一多,自己根本无法对付。阿奇抱住自己的双手越来越松,直到完全没了气力,这才喘过一口气,将也不知道死没死的阿奇推开。“砰”的一声枪响,脑边被子弹打的火花四渐,蒋宏暗叫不好,匪徒来的也太快了。蒋宏连忙抓住阿奇的身体,挡住自己,紧跟着连续的几声枪响,子弹无一例外的全部射到阿奇身上。阿奇口中猛然吐出一大团血液,直接喷到蒋宏身上,两眼一翻这才真正死去。待第一轮子弹射空时的间隙,蒋宏丢下阿奇的尸体,奋力冲进洗手间,子弹象是长眼睛似的紧跟着射到洗手间的墙上。蒋宏贴在洗手间门侧,抹着满脸的汗水,左手臂上微微有点疼痛,匆匆一看,原来左臂上被一颗子弹擦出一条血线,伤口旁衣服上还冒着灰烟。不看还不痛,这一看痛的就更厉害了,象火灼着般的痛起来。这时,不远处人质集中的车厢里突然喧闹起来,洗手间外正欲冲进来的几名匪徒闻声往回奔去。蒋宏松了口气,知道骆冰行动了。一咬牙齿,一鼓作气也冲了过去。张皓无动于衷的望着车厢尾部被突然打开的门,几百个人质发了狂的朝门外逃去,他看见人群中一双深邃的眸子,静静的站在门外,并没有被人潮撞倒。张皓蹙了蹙眉头,这个女人,真的是中午时羊颠疯发作的那个么?他真的很想举起手枪狠狠射杀几个人质,但他不敢,他怕这几百人质突然反咬一口。他又望了一眼被自己拿枪指着的查扬,目光中露出几许绝望。几个手下这时慌张的跑了回来,看到如潮水般逃去的人质,各个都惊呆了,但很快就恢复过来,举枪就要乱扫。“砰!”站最前面的匪徒应声倒下,子弹正中眉心。其他五人马上就看到了举着枪的骆冰,子弹急速的就转射过去,几名人质当场就被打死,没死的趴在地上死命的往外爬去。骆冰眉心一拧,又射中两名匪徒之后,晃到人潮中隐去。剩下三个匪徒面面相觑,一不做二不休的继续狂扫着子弹,眨眼间又是数名人质倒在血泊中。张皓冷冷的瞅着这一幕,他已经很清楚,这次彻底的失败了。随即目光炯炯的盯着查扬,这个女子将是他保命的盾牌。两枚不知道从哪射来的子弹连续击中俩匪徒,唯一剩下的匪徒惊慌失措的往后退去,突然,腰部被一股重力踢了一脚,整个人象断线了风筝摔了回去,倒地后嘴里吐出一淌血,眼睛黑了过去。蒋宏缩回刚刚使劲踹出的一脚,握着手枪指着张皓。张皓站到查扬身后,一只手抓着查扬的秀发,枪指在查扬的太阳穴上。此时人质已经尽数逃出这截车厢,车厢又显的空旷起来,四五具人质的尸体和六个匪徒的尸体静静的躺在车厢里,车厢内已经满是血迹。蒋宏眼角的余光扫向车厢的出口,他很奇怪,骆冰哪去了?列车懒洋洋的一声长鸣,急速行驶的速度渐渐缓慢下来,车就要停了。人潮蹿动的声音已经远去,张皓冷冷盯着蒋宏,开口说:“放我走,这个女人就还给你。”查扬满脸崇拜的望着已经浑身是血,肩膀伤口处还未止血的蒋宏,似乎忘了自己太阳穴上还有一把冰凉的手枪。“好,你先放了她。”蒋宏转动着手上的枪,眼睛紧紧锁住张皓。张皓抓着查扬退到车窗边,扫了眼已经打开的窗户,轻轻推开查扬,手上的枪依然指着查扬。他已经想好了,等查扬走到蒋宏面前时就开枪干掉这个跟自己作对的蒋宏,然后高枕无忧的跳下已经慢速行驶的列车。只是现在,自己千万不能分神。查扬迈着步子,缓缓走向蒋宏,每一步心脏都猛地一跳。蒋宏也大气不敢喘,瞥着张皓手上的手枪。一个说不准,子弹就飞了出来,英雄真不好当。几米远的距离,仿佛过了许久似的,终于查扬走到自己面前,正要去拥住。“砰!”张皓闷哼一声,手腕上已经鲜血淋淋,他猛抬头一看,车顶上被自己打穿一个窟窿的洞口上伸出一只黑亮亮的手枪管,“妈的!玩阴的!”他裂嘴大骂,血淋淋的手强忍疼痛着握紧手枪,对准查扬,咬着牙齿扳下去……蒋宏看到张皓手腕突然中枪,就知道一定是骆冰从暗处开的枪,又见张皓仍强横无比的准备开枪,什么也不顾的扑倒查扬。随着又一声枪响,背上蓦地火辣辣起来,剧烈的疼痛使他差点窒息,握着手枪的手举了起来,使出吃奶的力气朝已经转身爬上窗户的张皓扔过去。列车停了下来,警车的声音四处响起。趴在窗沿上瞪大着眼珠子的张皓已经死去,他怎么也不信手枪不用射出子弹也可以杀死人。请继续期待《业余淫侠》续集

  原标题:黑龙江哈尔滨近期两起聚集病例细节公布 疫情反弹主要原因揭开

,,二人麻将游戏手机版
 

    有帮助
    (1)
    100%
    没帮助
    (0)
    0%
  • 上一篇:但皇帝没说“最先”

  • 下一篇:没有了

    Powered by 澳门赌博现金网投注平台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